那一年,人生第一次跟男朋友分手,曾經狠狠地說:「這今生今世也不想再見到你!」 

現在的我大概再沒法說出這種狠話吧。

《慾望城市》(Sex and the City) 其中一集是這樣的:在渡輪上,女主角們回望紐約市曼哈頓時說:「想不到這樣細小的島,竟然裝下了我們所有的前男友。」我的情況應該更糟吧:差不多所有的前男友仍住在香港,超過八成住在香港島,當中大部份活躍在中環區。換句話說,在區區十多條街道的範圍內,已擠了至少一半我擁有過的男人。那天跟朋友談起這個話題,她說單是長江中心一幢大廈,就有三個前男友在上班。如果前男友是地雷的話,中環肯定是地雷區。所以即使打算下班後馬上乘計程車回家,離開辦公室前無論如何一定要補點妝,天知道在車站會碰到誰?在這城市要說分手後今生今世不再見面,根本就是太奢侈、太異想天開、太天真的想法。
 
我從來不是再見亦是朋友的信徒。倒不是說一碰到前男友就要立即掉頭逃走,畢竟在零點零零一秒內擠出迷人燦爛笑容、然後優雅地打個招呼的功夫不是白練的。只是覺得既然我們之間的緣分已經用盡,又何必勉強擁著前度高唱友誼萬
歲?如果和尚未忘情的前度經常混在一起糾纏不清,這不是自殺式的行為麼?與前度保持著禮貌的距離,就不必切身體會從享有優先權的女神,降格成一視同仁的普通朋友的滋味。

Out of sight out of mind, 眼不見為乾淨,大概是在狹小城市跟前度和平相處的不二法門呢。

相關文章  學習忘記